当前位置:钓鱼人 > 渔获战报 > 钓鱼日记 > 正文

几经波折 得而复失 我与朋友和大胖头的故事

作者:钓在深秋 时间:2017-01-05 12:08:48 来源:钓鱼人
文章导读

此时写帖,发出去应该已是辞旧迎新之际。钓行很平淡,略有波澜,以此贴为2016年划上句号。因为目睹了一场得而复失的渔事,许多年后,仍会记得。

连续几个低温之后,今天是第一个升温天气。东南风,超过十度的温差,晴。日出后仍可见满地白霜,远处田野中升腾着灰蒙蒙的雾气,夜霜昼雾,这是要参军的节奏啊。

近段时间大河走水频繁,水大时,星漂、立漂都定不住,所以今天带了两根筏竿。布窝之后,打下筏竿,总以为能捉住几个板子,谁知全天都只是轻微流水,筏竿动了两口,一板一麻将,基本可以忽略。

前戏结束,匆匆解决早饭的问题。我用快递包装盒装保温水壶和早餐,效果很好,一个多小时之后,包子还是温热的。

吃完早餐,瞥了眼筏竿,梢子纹丝不动。意料之中的事情,冬天发窝最少都要一两个小时,这段时间用来端上几竿,常有意外之喜。

今天无风,水面平滑如镜,长竿短线抛钓远点十分方便,鱼口嘛,实在不敢恭维。第一批四个窝子颗粒无收,好在后来在网桩两侧又打了第二批窝,午后才多少拉了一点。窝子里的鱼大小太过悬殊,不上两的占了大半,只能钓一个扔一个,留下来的不过十几条。

近晚时,在南边塘里作钓的朋友打电话叫我送抄网过去,说是钩住一条超级大的胖头,八米竿已经折成两断,再晚怕是就弄不住了。

两处钓点相隔里许,待我一手持竿,一手握抄网匆匆赶过去,大胖头已经如死了一般躺在水面上。朋友举着半截竿子,哭笑不得。

真正好大的一条,我这抄网抄七八斤的鲤子轻轻松松,抄这胖头却只能进去一小半,几番尝试,好不容易提上岸来,却不见朋友脸上喜色,只不停向后努嘴。转头看时,见塘主脸若冰霜站在坎上,完了,又为他人白忙了一场。

塘主住家就在对岸,隔不多时,扯着嗓子喊过来:"称过了,十七斤整!"

朋友经此打击,再无钓兴,直言要封竿退出江湖。匆匆收竿,一路无语,真正是要金盆洗手的架式。就在刚才,我挂了个电话过去,"又找到个出大板的塘子,水好鱼大,明天去不去?"电话那头不住口的应承:"哪里?哪里?什么时候出发?"哪还有一点洗过手的样子。

相关文章

欢迎您,发表伟大评论...
精彩推荐
意见反馈 关注我们
关注微信 手机访问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